「喲,還活著?」壁畫師挑眉,眼神卻無半分調笑意味。

抬抬包紮成圈的手臂,古館紫一如既往地散漫回應:「蒙主嫌棄,沒死。」
幸好並未傷及神經,若是神經受損,要想全數復原不是一時半刻,還會連帶影響執行任務的能力,虧他還能這樣輕描淡寫。

做為其惡友,時南系瑚沒多說什麼,只是拍拍他的肩。

「肯定是你長得不合祂胃口,不要難過還有哥哥我疼你。」

「小心我讓你疼。」
表情未變地道,拿著一疊欲送往各組的文件向外走去。

創作者介紹

過站不停。

Recyc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