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轎車安靜地於宅邸外頭等候,烤漆蠟得晶亮,寂冷月光下如一頭安靜的豹,優雅且沉穩。
  坐在駕駛座上的司機看來不過二十出頭,端正面孔使他不笑的臉顯得冷漠,後視鏡映出白刃般地冷冽目光,不時留意著車後的動靜。
  進出這棟日式大宅的人不少,各式各樣各行各業的人都有,只不過進去的不一定出得來,出來的不一定是活著的。
  御前龍臣,也就是他,身為此處的一員,回來的次數卻寥寥可數。
  至少,從上一次距離現在,已經有兩年之久。
  車門拉開再關上的聲響令他回過神來,不露半點情緒的,穩握方向盤。
  「您要去哪裡呢?主上。」
  用著謙卑恭敬的語氣,眼神不曾自正前方偏移分毫,他問。
  對方似乎沒有要回答的意思,反而是以那冰冷低沉又性感的慵懶嗓音淺道:「終於想到要回來了?」尖銳得難纏。
  不過,的確是那個人慣用的口吻。思及至此,他莫名地心安,但並不打算回答對方的問題,緘默方為良策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過站不停。

Recyc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