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抵住青年的肩,俯身親吻。
青年冰冷神色未改,仰躺著接受對方越線的接觸。


「狷,他死了。」他薄唇翕動,愜意坦然,「我殺了他。」
哦地一聲,青年似乎無動於衷,「真快。」

他噙笑,伸手撫摸青年臉頰,「你的事,我一向很有效率。」

然頃刻之間,兩者位置卻已對調。

青年揪住兄長的額前瀏海與其對視,不緊不慢地道:「你這人,討厭死了。」
「那麼就殺死我吧,應你所言。」他溫柔微笑,彷彿全不在意。

只要動手的是眼前青年,那麼他心甘情願。


瞇起眼,青年鬆開手,冷冷應道:「死了也討厭。」

「啊啊、真高興你這麼說。」聞言,他笑意未斂,僅是更盛。


 

Recyc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